春霞西安心理咨询7X24小时服务
心理咨询服务项目
联系我们

父母是什么人,比父母怎么做更重要

时间:2021-01-05  来源:  作者:

很多父母,一问到育儿的问题,都是跟“怎么做”有关。

可是,如果父母人格不健康,就算有一本关于“怎么做”的书,全部按照书上说的做,还是会制造出一个有问题的孩子。

而人格健康的父母,根本不需要这本书,就能培养出一个健康的孩子。

父母跟孩子的关系,如何影响孩子的人格?

01.

父母是什么人,比父母怎么做更重要。

这句话是自体精神分析学家科胡特说的。

“父母是什么人”指的是父母的人格。

什么样人格的父母是好父母?

有很多说法,比如好玩的人、健康自恋的人、粗心而阳光的人等等。

我们说个新的:清爽的人。

这样的人,特点是:

在关系中边界清楚,不黏黏糊糊;

能够自得其乐,不太依赖他人;

处理事情立断果决,不拖泥带水;

也尊重他人的边界,不入侵不破坏……

如果你问,怎么达到清爽人格的境界呢?所有这类问题,我给一个总的回答。

人格变化只有三种途径:

一是有意识地训练自己的「觉察能力」,包括觉察自己的情绪、想法、愿望和行为,并且去理解这些状态背后的意义;

二是去跟各种人打交道,在新的人际关系中松动自己人格中僵化的部分;

三是找一个精神分析师。

02.

父母潜意识倾向于

让孩子尝尝自己童年各种痛苦的味道,

把孩子制造成最理解自己的人。

被抛弃过的,会抛弃孩子;

被粗暴对待过的,会粗暴对待孩子。

让人伤感的是,这样做的动机是爱,因为爱一个人,才会让他以某种形式跟自己一样。

但是,这是不健康的、没有分化的爱。

健康的、分化的爱,是使孩子摆脱父母的命运,成为ta自己。

03.

人格层面有过度控制倾向的父母,

可能正在制造一个有精神障碍的孩子。

为了避免对孩子失控,过度控制型的父母会不自觉地打压孩子的各种能力。

比如有的家长随口制定的规矩是:大人说话孩子不要插嘴。

这可能打压孩子以下能力:

对环境的敏感及做出相应的反应;

在权威面前发表自己的意见。

要知道,孩子的直觉能力是高于大人的,以大人身份压制孩子,等于直接压抑孩子的直觉能力。

如果你要讨论真正的大人的事情,就找个孩子不在场的的地方吧。

否则,就是邀请了Ta参与,又不让Ta参与,这就使Ta陷入了双重束缚境地。

研究证明,这是制造严重精神疾病的环境特征。

有个关于双重束缚的段子:

有个人养了一只狗,给狗取名为“别动”。

这人经常这样对狗说话:“别动,过来”;或“过来,别动”。

据说后来那只狗疯了。

04.

对孩子的有些“错误”,

特别是经常犯的“错误”,最好延迟反应。

因为你的立即反应可能会使孩子对用这种方式“调动”你的情绪和行为成瘾。

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:我一发出刺激,对方立即就有反应,这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啊。

05.

家族创伤有时候就像个传家宝。

重男轻女是常见的文化级别的家族创伤。

在不少的临床案例中,一代又一代女性被迫害的景象,骇人听闻。

很多女性的一生,毁于这种灭绝人性的文化传统。

让人悲喜交加的是:多子女家庭中,如果有重男轻女的传统,结局往往是女性发展得很好,男性反而很弱。

对此的精神分析解释是:重视男性就是制造了过高浓度的关系,在效果上等于阉割了男性,而被忽视的女性却获得了自由发展的空间。

我相信女性并不需要这样“莫名其妙”的所谓好处。

美好的家庭风景应该是:无论性别,你都可以有能够充分发展自己的条件,包括经济上的和态度上的。

理想的文化环境是:男孩和女孩的利益和权利,不是此消彼长,而是均等,更理想的情况是:都足够充分。

06.

对孩子严格的要求,

可能源于对自己父母的失望,

以及对自己的失望。

对自己满意的父母,不会有哀怨,也就不会要求孩子的成就来消除自己的哀怨。

说得狠一点,那些在自己的生活中,能把其他成年人搞得一败涂地的人,是不会在家庭生活中打败自己的孩子,以补偿缺失的优越感的。

对他人的失望,本质上是对自我缺憾的补偿:我对你失望,就忘记对自己失望了。

07.

对孩子的不耐烦,可能是父母人格不够独立。

辅导孩子作业,已经是现象学级别的社会问题。

孩子一遍三遍还不会,会激活父母的融合焦虑:

跟孩子“在一起”的时间超过了阈值,警报响起,父母就会用“不耐烦”在情感上离开孩子。

耐烦的能力,几乎等于一个人的人格独立程度,因为一个人格足够独立的人,他跟他人在一起多长时间,都不会影响他的情绪,他还是他,不会那么急着用不耐烦把他人推开。

08.

把孩子都当成心理学上的存在,

这就是所谓心智化。

生物学的存在意味着,他们需要水、食物和空气;

心理学的存在意味着,他们需要爱、信任、自由、独立和有一个自己可以说了算的人生。

鲁迅说:我从不忌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。

我们知道鲁迅是智慧而深沉的爱国者,他这样说是为了警醒国人。

这句话改一改,就变成:我从来不忌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父母,这样说,是为了警醒父母。

我这里说的父母不是我们的父母,而是作为父母的我们。

父母跟孩子的美好关系,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人的原因。

我无意声讨我们的父母,我只是希望我们自己在父母这个角色上,能够阻止家族甚至民族的创伤,向我们下一代传递。

精神分析的任务是:让所有孩子都不后悔来到这个世界。

 以上文章来源于武志红 ,作者曾奇峰

西安心理咨询

关于西安春霞心理咨询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我们的优势

西安春霞心理咨询服务范围 青少年心理咨询 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人际障碍心理咨询

家庭问题心理咨询 情绪困扰心理咨询 职场压力心理咨询

联系我们 029-84386566 地址:西安市南二环西段丰庆公园
E动空间1408室

微信公众号

陕ICP备15009423 Copyright© 西安春霞心理咨询 陕ICP备15009423号-1